iOS 6 上值得一提的“细节创新”


苹果是“微创新”高手,这一次在 iOS 6 中,它又发挥了高超的微创新功力,对各式各样的功能进行细致地打磨,整合到 iOS 当中,让系统变得更加完备与顺手。以下是几个值得一提的“细节创新”:

细致打磨一:Facebook 与 iOS 的集成

比如在 Android 上将内容分享到 Facebook,只能分享图片、文字或网页链接。但在 iOS 6 中,能做到的不仅有这些,用户可以从地图中分享位置,从 Game Center 中分享游戏比分,还可以从 Siri 中发布状态更新。不仅如此,还可以将 Facebook 上联系人的信息同步到 iOS 6 的通讯簿中,比如对方的生日;用户在 Facebook 创建的约会,也可以同步到 iOS 6 的日历当中,避免用户错过重要的活动。iOS 6 和 Facebook 的“Like”功能紧密地联合起来,用户在应用商店、iTunes Store ,都可以对某个应用或某首歌按下“Like”。

 

同步联络人与电话的通讯簿,让 Facebook 的约会出现在日历当中,这些都不属于“重大的突破”,却让 iPhone、iPad 具备了移动社交的属性。

细致打磨二:Geo-Fence 的灵活运用

和上一次一样,iOS 6 增加了众多实用性的功能。针对打电话的微创新就值得赞扬。在一些不方便接电话的场合,比如在开会时接到一个电话,你不必先挂电话再回短信,而是可以在通话界面中直接回复短信,告诉对方“稍后回拨”,或是自定义一些短语,这样既显得礼貌又不会麻烦。

而为了防止用户漏接一些重要的电话,比如自己爱侣打来的电话,用户还可以自定义提醒回拨电话的时间。苹果还灵活运用了 Geo-fence 的功能,让用户在身处某地,比如在家或是办公室的时候,自动提醒要回拨的电话。

用户还能设置“防打扰”时段,在工作时间拒绝接听电话和短信,但这不会影响工作。因为,用户还可以设置“重要来电”,可以接听上司、同事的电话。

苹果针对通话功能的设计操作简便,尽量自动化处理,让 iPhone 变得更好用。当然,Android 已经出现类似的应用,但仔细对比,还是 iOS 6 的通话功能更好用,根据地理位置提醒这个小功能,让用户不再担心自己漏接重要电话,避免产生心理负担。

细致打磨三:用途更广的声音

Siri 现在能够针对电影、体育比赛、酒店提供更详细的信息,不仅能够显示酒店的位置,还能够通过 Yelp 显示他人对它的评论,以及酒店在 Yelp 上的排行;针对体育比赛,Siri 不仅能够显示比分,还能够看到不同体育选手之间的对比,还能跟踪团队的比分;针对电影,它能够让人跟踪某位明星的影片记录等等。

不仅如此,Siri 现在还可以直接通过语音来更新 Facebook 和 Twitter 的状态。用户也可以直接通过语音指令,启动某个应用——不用再一个屏幕一个屏幕的翻找,也不必在搜索界面中输入搜索字句,直接对 iPhone 说一声,就可启动应用。也许我们需要好好练习一下自己的发音。

通过与汽车厂商的合作,Eye Free 这个功能能够让人双手不离开方向盘,直接通过语音指令来命令 iPhone 播放歌曲、收听电台和文字短信,或者直接通过 Siri 找到通往目的地的途径。

以前在对比 Siri 和 Google Voice 的时候,就感受过两者之间的差异,前者是带有智能的语音搜索引擎,后者更类似于一个“语音转文本”服务。现在,Siri 与 Google Voice 的差距变得更大。Google 什么时候能够推出 Google Assistant 呢?

总结

iOS 6 公布的新特性中,光论功能,基本上 Android 或其它应用都有。比如 Photo Stream 的“照片分享”功能,Instagram、Camera+ 这类应用很早就提供;地图应用的 3D 视图功能,Google Maps 之前也已经提供。“苹果在抄袭”这样的话在 iOS 5 发布的时候也听过。比如 Safari 加入的阅读器功能,很多人瞬间就想到了 Instapapaer 等待阅应用。又比如 iOS 5 加入的“提醒事项”功能,又让 Todo、Things、Omnifocus 这些待办应用面临竞争。

然而,通过操作系统级别的集成,以及通过 iCloud 与其它设备互通有无,再加上一些微小而独特的改进,让 iOS 6 具备独特魅力。用户会喜爱这个系统,因为它提供了方便,而不是制造麻烦。

在我看来,iOS 之所以让人感觉舒服,不是苹果在功能上作出多大的突破,而是苹果对细节创新的“坚持”。它不会自满于某个功能的强大,也不会自满于公司的现状或者用户的赞誉,它只是永无止境地追求卓越,追求完美。

相信这是乔布斯留下的最重要的遗产:追求卓越的激情。

iPad 和正义


苹果和唯冠的 iPad 商标之争,在中国人忙着指责中国人的时侯,一位美国人却把矛头指向了苹果

而且,和法盲们不同, Stan Abrams 的职业是律师。又而且,和愤青们不同, Stan Abrams 指责的根据不是感情,而是事实。

事实1:

在中国大陆的 iPad 商标属于唯冠(深圳),一个香港公司的子公司。

事实2:

一个叫 IP Application Development 公司,以 5 万 5 千美元的价格,从唯冠(台湾)买走了 iPad 在“全球”的商标权。

这个 IP Application Development 的幕后是谁?冷笑三声足以。而他和唯冠(台湾)的交易中,苹果皮包公司的律师们,明显犯了低级错误:他们没有调查交易中这些商标所归属的公司。

结果,苹果现在声称,他从一个并不拥有大陆 iPad 商标的人手里,买到了大陆 iPad 商标。

唯冠(台湾)对 IP Application Development 的欺骗,不会影响唯冠(深圳)拥有 iPad 商标的合法性。唯冠(深圳)早在 iPad 发表之前申请了这个品牌。

很明显,坑害苹果的,并非只是唯冠(台湾),更是那些苹果用高额请来,却犯了“菜鸟错误”的律师们。

当然,唯冠(深圳)很可能对唯冠(台湾)的所作所为心知肚明。但是,如果凭“很可能”和“心知肚明”就能左右判决,那还要律师或者现代司法系统干什么?

诛心之论即不靠谱,也无必要:多花些钱,请好律师即可。这种做法的背后,正是现代司法的基本理念之一:程序正义,而非多数人的义愤填膺,才是通向正义唯一的途径。

没有程序正义,那什么正义都难有保障。所以,才有米兰达警告。才有律师这个职业来确保我们合同的内容明确,没有暧昧。

执法的麻烦和费用的昂贵不是吃饱了撑的,他们都是为正义支付的代价

啊,对了,苹果将付出的天价和解费也是。

制造一部 iPhone 的人力物力


在美国 ABC 电视台报道中国富士康工厂后,以数据图表分析见长的 Asymco 计算了一部 iPhone 所需的“制造”成本。他们计算的结果是:12.5 美元-30 美元

根据 ABC 的报道,生产一部 iPhone 耗时约 24 小时,其中 6-8 小时用来安装和测试软件,自动完成。其余约 17 小时需要由工作在流水线上完成。根据 ABC 所报道的 1.78美元/小时的劳动力成本,这个费用约为 30 美元。这个数据,远远高于 iSuppli 所估计的 8 美元劳动力成本。

而另一种计算方法,Asymco 假设 iPhone 生产工序中,每道工序使用劳动力 3 分钟,根据 ABC 所披露的“生产一部 iPhone 有 141 道工序”的信息,生产 iPhone 的整个工序需要使用劳动力 423 分钟,约 7 个小时。由此再乘以上面的劳动力工资,“制造成本”大概是 12.5 美元。

不过在 ABC 新闻报道之后,富士康回应了电视报道,称工人的时薪是 13.75 元人民币(2.18 美元),而非 1.78 美元。这样,以上两种计算方法中,“制造成本”大约是 15 美元-37 美元。

这笔花费是什么概念?

一部 iPhone 的“生产成本”(不包括市场推广费、销售成本、研发费用等)包含四个方面:

  • 物料成本(BOM)
  • 运输和仓储费用
  • 制造成本(含劳动力成本)
  • 保修费用(指客户退返无法再出售产品的费用)

关于物料成本,iSuppli 预估一部 iPhone 4S 的物料成本约为 188 美元

Asymco 的 Horace Dediu 认为平均每部 iPhone 可以给苹果带来约 650 美元收入——这是一笔非常稳定的收入,苹果产品的毛利率在 55% 左右,这样,iPhone 的销货成本(COGS)约为 293 美元。用销货成本减去物料成本和制造成本,苹果在仓储/运输、保修方面还需要花费约 68 美元。这笔开销也不少了。

当然,Asymco 的数据只能供参考了,它的很多地方都有“估计”的成分,毕竟无论是富士康还是苹果方面,多数环节都是保密的。但苹果每个季度金灿灿的收入还是可见的,据分析机构 Canaccord Genuity 的数据,iPhone 4S 在上一季度攫取了整个手机行业 80% 的利润。

 

创新:钱不一定买得来

这个宏观的话题,我们把它缩小一下:苹果公司。

过去的 11 年,从 2001 年 iTunes/iPod 开始,被称为“i 十一年”,我们见证了“i”字开头的世世代代产品一次次地引起惊呼。这些耀眼的光环,归属于乔布斯,更是苹果研发团队的功劳。

但事实上,相对于其他科技公司,苹果在研发(R&D)方面投入是不大的,但无疑效益最大。这其中有乔布斯的天才才华的因素,也有苹果“专注”战略下,产品线少投入少的因素。我们来看 asymco 这组信息图。

图一:2006 年开始,至 2011 年第三季度,苹果在研发方面的投入从不足 2 亿美元增加到了 6 亿美元以上,年均增幅超过 33%。但研发经费在销售额中的占比却呈下降趋势,从 2006 年的约 4% 下降到了 2.5% 以下。原因有二:销售收入(分母)增长太快,研发经费增长太慢。

图二:苹果运营成本在销售收入的占比逐年下降,这得益于供应链等方面的管理水平的改进,及各种成本控制的努力。蓝色区域是研发经费在销售收入中的占比情况,如前所述,呈下降趋势。

图三:跟其他科技公司对比,苹果过去5年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可谓“小气”。仅仅在惠普与 DELL 之间,远远低于微软、Google 等臃肿的大企业。在硬件制造商行列中,也低于索爱、诺基亚(设备与服务部门)、三星、RIM、索尼、HTC。其中诺基亚(设备与服务部门)研发经费的投入在销售额中占比达到 9.3%。

图四:竖轴。以苹果数据为基数,过年 12 个月中各公司在研发方面的投入是苹果的多少倍?——微软将近 4 倍,诺基亚和三星都是 3 倍以上,其中索尼、DELL、RIM、HTC、Acer 的研发经费比苹果少。

横轴表示过年 5 年平均研发费用增长幅度。其中 Acer 虽然研发经费在销售收入中的占比仅仅为 0.1%(图三),但五年内却增长了 100%。研发经费投入远远大于苹果的微软、三星、诺基亚,五年增幅极低,原因是它们本来的基数就很大。尤其值得注意的是,Amazon 在 R&D 投入额及增长幅度方面与苹果最接近,虽然各处不同行业,最具王者风范。

图五:苹果一枝独秀!(圆圈表示研发经费投入,横轴表示利润增长幅度,竖轴表示收入增长情况)五年平均下来,研发经费投入规模方面,苹果大于 DELL,略大于 HP,与 HTC 基本持平,均小于其他科技公司。但只有苹果,利润和收入双双飘红,需要注意的是,这是五年平均数。

五年内苹果发掘了两个利润增长点——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目前它均在这两个领域引领风骚。五年内,微软在游戏机领域(Xbox)默默耕耘,目前还没有爆发;Google 发掘了一个增长点——Android 智能手机系统;HP 换了三任 CEO,经历了 webOS 的纠结,但总体方向还是转向“服务企业”,利润增长比较可观。

 

总结:美国人信奉“钱放口袋里会把衣服烧出个洞”,通俗地讲,就是留不住钱。“不幸”的是,苹果目前已经留了970 亿美元现金。它没惹火烧身,相反,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公司,成为第一大智能手机厂商,成为第一大平板电脑厂商,第一大音乐播放器厂商……这其中,不只是乔布斯过过苦日子,更是他懂得,领导创新的,不是有没有勇气花钱,而是如何花在刀刃上:

专注就是说“不”,专注的结果是一些真正伟大的产品,远远胜过它各部分拼凑之和。(乔布斯/1997 年)

Focus is about saying ‘No’. And the result of that focus is going to be some really great products where the total is much greater than the sum of the parts.(Steve Jobs/1997)

题图来自 edisonnation

苹果:“倒卖”NAND 闪存的大贩子

16G 版 iPhone 和 32G 版 iPhone 之间唯一的差别就是存储空间相差 16GB,价格相差 100 美元。16GB 和 100 美元之间有什么关系?按照市场定价,应该是 6.25 美元/GB。实际上呢?

0.67 美元/GB。

或者说:16GB 闪存成本是 10.72 美元。

如果这还不够疯狂,那么看看苹果“倒卖”NAND 闪存的规模有多大吧——

根据斯坦福伯恩斯坦研究机构(Bernstein Research)分析师 Toni Sacconaghi 统计的数据,苹果大约在 2011 年第四季度购买了 14.44 亿 GB 的 NAND 闪存,占全球 NAND 总闪存供应量的23%

Sacconaghi 在题为《苹果:给 NAND 闪存业输送现金的列车》备忘录中,还提到苹果从供应商那里购买 NAND 闪存再卖给消费者,它所赚取的利润是所有 NAND 供应商加起来和的两倍之多。Sacconaghi 预测苹果上一季度的运营利润是 22 亿美元以上(全年 100 亿美元以上),其中 NAND 闪存的运营利润会占比 20%。

Sacconaghi 曾在 2011 年 2 月份的时候与时任 COO 的 Tim Cook、苹果 CFO 奥本海默(Peter Oppenheimer)和主管互联网业务的 VP Eddy Cue(他马上要在本月底举行新闻发布会,据说与Blooomberg 有关)有过深入交流,带回来不少重要信息。以 Sacconaghi 的资源,他的调查数据值得参考。

Sacconaghi 提到,苹果 NAND 闪存业务的利润主要来自文章开头所提及的那 100 美元,而消费者也总是愿意购买更高内存容量的 iPhone。Sacconaghi 不太明白为什么别的智能手机厂商不能实行类似的策略,分 16G/32G/64G 等型号,来赚取更高的利润。其实原因很简单,苹果是地球上最敢于吃螃蟹的公司。 这里是苹果使用新技术的方法:

  • 苹果领先数月或数年使用新技术。独家授权协议使它能够生产出绝对无法复制的产品。
  • 当竞争者赶上的时候,苹果已经可以通过谈判以一定的折扣从供货商手中拿货,而这些供货商通过给苹果供货已经把工艺做得很熟练,成本降下来了,他们也愿意以较低的价格给苹果出货。

对于第二点,我们已经看到苹果实现了 NAND 闪存超低折扣拿货。而第一点,是否存在独家协议,如果不看 NAND 闪存行业,只看 iPhone 上的电容触摸屏和 MacBook 的铝加工技术,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在《iPhone 单季卖 3000 万台?卖疯了》文末讨论区,有几位读者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yynil

我苹果的朋友告诉我,全球的 NAND 都被苹果买得涨价了,生产计划还不激进?去看看全球多少工业链仅仅是给苹果生产,看看多少其他厂家拿不到配件,是因为被苹果买光了。全球也就苹果敢预付费买断一年产量,试问这还不激进?所以 Android 的 NAND 内存都很小,都用一堆 SD 做扩展。所以世界上没有人买到 Retina 显示屏。(回答“苹果生产计划不激进”的疑问)

@Daniel

大规模的供货框架协议可以保证企业在供应紧张的时候依然顺畅的拿到货。记得去年年末(2010 年末)今年年初的时候 AMOLED 大规模缺货,HTC 和三星自己的不少手机都被迫换屏。但是 Nokia 就可以大规模的用 AMOLED。这就是因为 NOKIA 和三星签订了大量供货协议。

一年几十亿美元可不是谁都能拿得起的。同样是低利润,厂商是喜欢做大单还是做小单谁都清楚。

比如说 NAND、显示屏,当初的 iPod NANO 能够流行的原因是因为苹果和三星签订了 5 亿美元的大容量存储芯片。iPhone 发布两年之内没有使用电容屏的手机的原因也是苹果与唯一的厂商签订了独家供货协议。

(关于显示屏,Retina 的 IPS + 326 ppi 一开始只有 LG 做得出来,但是苹果订货量很大,LG 必须削减自家液晶电视出货量才能满足需求。而且 iPhone4 发布的时候,也只有 Apple 自己设计的芯片才能带动这么高的分辨率。)

苹果对 NAND 的巨大渴求,也催生了 1997 年 4 亿美元收购 NeXT 以来最大的收购案——5 亿美元收购闪存技术解决方案公司 Anobit。Tim Cook 本身是管理生产链出身的管理天才,此番收购芯片解决方案公司,必然会进一步整合 NAND 闪存业务。下游企业进军上游供应链,正是乔布斯主政期间所阐释的“战略性收购机会”——投资供应链

Apple特别购物日只此一天

2012年1月6日,Apple 特别购物日,只此一天。Apple Online Store 苹果在线商店 (链接) 和 Apple Retail Store 苹果零售店 (链接) 将进行特别购物日活动,促销力度比较大,如 iPad 2 3438起,省250元,iPod Touch 1348起,省150元,MacBook Air 6928起,MacBook Pro 8228起,iMac 8528起,均省770元,还有大量其他产品、配件均在促销范围内,大家不妨去在线商店或零售店瞧瞧,给自己,或是家人、朋友一份惊喜,过一个开开心心的龙年新年!

注:优惠活动价格仅限 2012 年 1 月 6 日当日有效,所示价格为人民币价格,可能有所变动。该优惠价格不得与其它优惠同时使用。产品规格随时可能改变。优惠价格仅适用于现货商品,售完即止。每位顾客可购产品数量可能受到限制。

css.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