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车软件七宗罪,实质将是场零和游戏?

 

打车软件七宗罪,实质将是场零和游戏?

一场已经出离了叫车行业的竞争,一场不以叫车为促进目的的竞争,早已悖离了当初叫车软件推出的初衷,一款不再以打车为生存目的的打车软件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
“用嘀嘀叫车。上车后司机问你装快的了没有,我说有。司机说你用这个再下一个假单我来接,我们一起赚这两个冤大头的钱”。
以上是一个被狂转的大V的微博,它和最近在网上大量流行的、关于用打车软件赚钱的各种“攻略”讲的其实是一件事:乘客与出租车司机如何互相勾结,钻打车软件发放补贴的空子,牟取私利。
一些媒体也对传播这些作弊技巧津津乐道,有人则批评媒体说应该有下限不应该教唆读者牟取不正当利益。而一切的根儿,则起源自中国市场上两大手机打车软件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的烧钱乱战。本周,打车软件间的烧钱乱战继续加码。继嘀嘀打车宣布再砸2亿元补贴之后,快的打车宣布再投5亿元用于奖励。它们传出的信息是:当冤大头,我愿意。
从南京到北京,买的没有卖的精。打车软件们真的在当冤大头吗?当然不是。首先,它们烧得起钱。上帝的孩子都有枪,是因为每个孩子背后都站着一位大神,滴滴背后站的是巨头腾讯,快的背后藏着阿里。它们之间的战斗其实是2014年BAT网络世界大战的局部缩影,是腾讯和阿里导演的“代理人战争”,是一场赤裸裸的拼爹游戏。
如果是单纯嘀嘀和快的之间的叫车软件竞争,没必要烧钱巨亿,但如果变成“快的+支付宝”和“嘀嘀+微信支付”的对垒,性质就变了,变成巨头之间的不计成本的网络圈地运动,它们竞争的其实不止再是打车市场,不再是为了未来在出租车司机和乘客之间进行交易抽水这种盈利模式,不再是为了提高出租车的运营效率,而是着眼于互联网金融“这盘大棋”。
它们把司机看成最好的推销员,以超额的奖励撺掇他们去诱因消费者使用支付宝和微信进行打车交易,看在钱的份上,如果消费者不掌握移动支付技巧,司机还会谆谆善诱的进行教导。从表面上看,每单交易巨头补贴二十、三十块貌似很亏,还容易被“不良乘客”钻空子,但如果考虑到当下移动互联网业每增加一个用户的平均成本,“雇佣”出租车司机当教员的喜剧效果,巨头们会发自内心的呐喊:都来拿补贴吧,我愿意!
按五十块钱一个用户算,如果五十亿能为微信或支付宝增加一亿个铁杆用户,这效果简直太超值了。如果再考虑到腾讯和阿里在在养成用户移动支付习惯方面,在宏观上利益的一致性,甚至可以把这种烧钱看作一种“共谋”。
所以,在短期内,叫车软件之间的烧钱大战不会结束,也烧不到头,因为醉翁之意不在酒,巨头们烧钱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叫车”。
以上是从互联网市场竞争的角度看“叫车烧钱大战”。但如果从消费者利益分析,却会发现,尽管巨头之间的竞争会在短期内给乘客与司机以超值回馈,但一场已经出离了叫车行业的竞争,一场不以叫车为促进目的的竞争,早已悖离了当初叫车软件推出的初衷,一款不再以打车为生存目的的打车软件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于是乱象不可避免的涌现了。以下总结了叫车软件的“七宗罪”(七种乱象)。
“司机与乘客合谋造假赚两个冤大头的钱”是其一,你可以谴责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但这主要责任其实不在乘客和司机。悬金于室外而无防护,露点于郊野且抛媚眼,罪案如发生固然因路人不轨,但“受害者”也有教唆之责。
乱象之二,骚扰乘客。打车本来是个较为舒适的公共交通出行行为,在出租车不断涨价的过程中,“砖家们”也一再强调出租车要拼服务而不是拼价格,但现在司机每个人都装了一两个甚至三四个打车软件,不停播报叫车信息,令人烦乱。
乱象之三,影响交通安全。为快速“抢单”,司机需要经常看手机屏幕、进行相关操作,还要打电话与约车乘客联系,根本无法集中精力开车,存在安全隐患。
乱象之四,变相议价。加价约车其实质就是变相议价,而禁止议价本来是出租车行业为了保护乘客权益设计的行规、法规。急打车者或有钱人或许会说我有钱我加价我愿意,但损害的却是其他乘客的利益。
乱象之五,变相拒载。为防止拒载出租车司机在拉客时是不能事先询问乘客目的地的,但乘客在使用打车软件时却必须把目的地告知司机,由司机决定是否接单,这本身就是给予了司机挑活和拒载的权力,损害了大部分消费者的权益。
四、五两乱,都表现在打车软件正在以丰厚福利“惯坏”出租车司机。
乱象之六,加深了信息鸿沟导致的社会不公平现象。其道理跟用于12306的抢票软件一样,谁用谁沾光,不用就打不着车。现实中,的哥专拣“软件客”,路边招手打车市民半小时遭十几辆的士拒载的事情屡见不鲜。乘客有没有不用打车软件的权力?那些没有能力拥有、使用智能手机的底层乘客怎么办?
乱象之七,以巨额补贴为特色的烧钱大战推高了行业竞争门槛,没有钱,创新企业也活不下去。中国最早创新推出打车软件的是摇摇招车,但这家企业因为爹地不给力,据说已经停止了大部分城市的叫车业务,被迫转型做公交车的WIFI盒子服务。
事实上,从长远看,在一个出租车服务供不应求的市场上,软件打车本身就是一个零和游戏。因为打车软件解决不了路况,也增加不了车辆,甚至也减少不了空驶。不妨按最理想的状态,假设所有人都使用了招车软件,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车还是那些车,打车的人还是那些人,打车只不过从谁先招手变成谁先接单。
招手与最近的出租车达成交易其实是最直接最经济的交易方式,但换成软件,经过移动互联网倒了一手,变成谁先接单谁交易,则可能产生类似“脱裤子放屁”的结局:最近的空车从身边擦肩而过,去接另外的单,接到单的出租车则从远处驶来……听说过经济学家吃狗屎的段子没?更坏的结局则是,所有的司机都去抢远活大活,距离近目标堵的乘客则只能,不停加价,不停加价……
或许会有人弱弱的问:那么,如果在一个出租车服务供大于求的市场上呢?废话,出租车供大于求,还用打车软件干啥,招手就行啊,司机巴巴地赶过来。

 

体验微信式 Android Design


weixin

是的,期待了很久,适配 Android 风格的微信终于出来了。大家请下载 / 打开应用宝,搜索“微信”这两个字,就可以看到最新版本为 5.2 的微信,正在等待大家的内测。

此前,我曾经抱怨过腾讯设计风格过于 iOS 化,没有照顾 Andorid 用户需求的问题。这一次,腾讯微信的设计团队给了不一样的答案。

基本界面

S40121-163209

登陆界面的设计上已经非常明显的不同,过去拟物化设计里典型的阴影、高光、突起都不见了,剩下的就是简单的头像以及登陆按钮。

S40121-180449

聊天界面,背景底色从略带灰到偏白,横线也变细了,红色角标的样式也发生了变化。

S40121-163252

发现界面,过去微信将不同的按钮放在不同的框里,现在这些框都不见了,而是采用较粗的线来划分不同的功能。

S40121-163257

通讯录界面,固定在顶部的“我的朋友”、“订阅号”、“服务号”等被放在一起,基本样式跟聊天的一致。

现在,三个主界面的按钮如今放置在界面的上方,而且没有突起的按钮,而是采用了变色、色条的方式来提醒用户按钮的存在。操作方式也从过去的“点按”变为“滑动”。换言之,现在我们在微信上左右滑动,就可以切换界面。

现在按下“后退”之后,会返回到这三个主界面中的一个,但再按一次后退,就会直接退出应用,而不是像过去那样直接后退到再之前的界面当中,这点变化,可能会让人不习惯。

操作细节

现在微信的按钮集中在右上角,有代表搜索的“放大镜”、代表常用操作的“+”号和还有更多设置。

S40121-172950

点击“放大镜”,直接出现搜索界面,文字 / 语音输入即可搜索,微信 5.2 对搜索功能的改进是,可以搜索聊天记录里的内容。对于那些经常在微信里谈事情的人来说,这是个很好的功能。

S40121-172236

点击“+”号,“添加新朋友”又出现在其中。这下子,那些抱怨找不到“添加新朋友”的用户可以满意了。除此之外,还多了“拍照分享”这个按钮,当按下这个按钮之后,就会启动拍照功能,拍完之后可以单选 / 多选好友进行分享,比较实用。

更多细节

S40121-174207

聊天界面里,消息的样式也变得平面化,可以看出这种淡青绿色已经成为新版微信主要的视觉元素。

S40121-174026

对微信推送的文章的操作也集中在界面右上角,这是操作逻辑的变化。

S40121-173826

朋友圈里,点击“相机”,和过去一样,弹出“拍照”和“从手机相册选择”两个选项。但不同的是,过去这两个按钮被放在一个面板里,从下往上弹出;现在则是直接在屏幕中间弹出两个按钮。从操作的便利程度来说,我宁愿不要改。

S40121-172535

“我的银行”这个界面,过去很像 Passbook,采用了卡片式设计。现在则和“订阅号”里一样,将各个功能、服务的图表平铺在上。

S40121-164800

微信公众号下的菜单栏的样式也有了变化,但给人感觉好像还没改好的样子,比较生硬和粗糙,希望推出正式版有所改进。

微信 5.2 内测版还有许多细节可供挖掘,而从以上找到的细节当中,可以看到这个版本的微信的确为 Android 重新设计了微信的视觉元素以及操作习惯。希望这一次变化能够让 Andorid 用户感到愉悦吧。

余额宝与理财通,背后是基金在竞逐

 

fund11

无论微博还是朋友圈,最近常常看到这一条消息,“在领导的指示下,全家的存款都存进余额宝。”

昨天晚上,天弘基金在微博上放出其余额宝资产管理规模超 2500 亿元,总资产管理规模超越七年来行业第一的华夏基金。就在两三年前,华夏基金还以业内第一家资产管理规模超过 2000 亿元的基金而著称。

天弘基金的崛起,让人看到工具的力量。此前有文章分析,以七日年化收益率来看,余额宝未必比其它的基金产品更强。但不一样的是,余额宝相当于是天弘基金专门为支付宝所打造的货币基金,其流程在支付宝里相当的自如——只要将银行里的余额存进支付宝,然后再存进余额宝,就自动帮助人们理财。

尽管许多人都称微信支付将威胁支付宝的地位,但无法否认的是,是支付宝教育用户形成移动支付的习惯。现在,通过“余额宝”,它也教育着用户形成移动理财的习惯。

在应用设计上,余额宝善于利用通知提醒的力量,每天都会提醒用户收益多少。这是一种直接的刺激,很容易让人知道自己的投资回报。在产品设计上,只要缩短满足用户需求的时间,就能够带来相应的满足感,如果超过了用户的预期,就会带来快感。因此我们能够理解为何有人体验了余额宝之后,就决定将“全家的存款都存进余额宝”。

然而,一支基金的成功,绝不能仅仅依靠一些体验上的改进,最基础的仍然是这家基金的资金管理能力。换句话说,余额宝是天弘基金的面子,但不是里子。当其它公司也纷纷推进几乎一致的服务时,用户自然会进行比较,进而从中挑选一家合适自己的。而天弘基金的缺点就在于,如非今年搭上支付宝的顺风车,它在业界仅仅是二三流的基金公司。它是否具备相关的管理能力以及服务能力,这都是需要长期观察后才能知道的。

就在昨晚,微信也推出了与其它基金合作推出的货币基金产品“理财通”。尽管许多人将之称为微信版“余额宝”,但还是要澄清的是,微信在这个过程当中只担当支付工具,并无存款管理功能。理财通所选择的合作伙伴是正是华夏基金。

实际上,华夏基金并非第一次与互联网公司合作,此前它与百度金融中心理财平台合作推出了名为“百发”的基金产品。然而,现在“理财通”比“百发”更受关注,表明了舆论的倾向。不过,既然华夏基金也愿意与互联网公司合作,那么为何它没有选择支付宝?

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的彭蕾此前透露,支付宝曾经接触国内多家基金公司,但大多基金公司以自己的产品为中心,把支付宝当作销售自家产品的渠道,而只有天弘基金愿意站在支付宝角度来考虑。但正因为天弘基金以前缺钱,难以承担以银行为代表的传统基金销售渠道的高额渠道费,因此才全心全意为支付宝开发产品,希望让支付宝成为基金直销的渠道。

显然,以华夏基金此前风光的行业地位,稳固的销售渠道,它必然不像天弘基金那样,将宝都押注在一个渠道上。它更需要的是互联网上的一个出口,而不是支付宝的用户留存率。因此,不做太多要求的微信正好是符合它需求的渠道。

比较有趣的是,以往依靠平台发力的马云,在互联网金融这一块,是以“支付宝”这样的客户端去抢占滩头;而以往依靠客户端圈住用户的腾讯,则以微信作为平台,吸纳更多的玩家,让微信用户有更多的选择。反映在两家公司的做事方式上,则是马云大叫要“干掉银行”颠覆传统的金融渠道,而微信则悄悄地与传统巨头结盟,安心地成为他们的渠道。

这正好符合了之前别人对马云“火性”,马化腾“水性”的评价。

css.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