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杰克多西学个人管理

 

Twitter Chairman Jack Dorsey Speaks At Techonomy Detroit

一周以前,创业孵化器 Y Combinator 在纽约举行了 Startup School 活动,邀请了众多互联网业内的大咖前来给新晋的互联网创业者演讲“上课”。到场的人中包括 Facebook 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Evernote CEO 菲尔·利宾,还有 Twitter 和移动支付公司 Square 的创始人杰克·多西。今天,大会的部分演讲视频已经在 Youtube 上公开了。

大部分的演讲者都在谈公司“从无到有”时期的初创艰辛,或回看过去的 “connect the dots”。但我们留意到杰克·多西的分享比较特别:挑了 2 本在创业过程中对他影响最大的书,分享书中片段,并且分享如何“从个人管理做起”、“从细节开始”创业思维,十分有启发性。于是,我们做了这样的整理:

 

“不马上被接受不一定是坏事情”

在他创立 Twitter,甚至是 Square 时,杰克·多西也曾经因为自己的“点子”不受欢迎以及成功和大众的接受来得太慢而倍感痛苦:“我们都曾为了得到某种程度的认同、为了能得到积极的回应而花费太多的精力”,他在台上说到,“别人的成功看似弹指间可达,但是很有可能他们花了很多很多个年头和非常大的耐心才得到的。当你的点子越前瞻,当下接受和认同你的人可能就越少,但这是值得付出的代价。”

“创业是一场赌注”

“你们当下的创业项目,其实就是建立在你们所希望看到的东西的基础上。这是一场豪赌,你们赌的是世界上其他人是否也愿意看到同样的东西。赌注输赢不定,但重要的是有热情去做自己喜欢的产品。这样才会有感染力,才会让其他人也受到感召。”

结果证明,多西的“赌局”最近都还不错——Sqaure 已经成为改变移动支付格局的初创企业,覆盖不少美国的中小型商家和消费者。而多西本人,也因此登上了各种科技人物的排行榜。

团队组建和管理:“细节为先”

杰克·多西最推崇的是 Bill Walsh 对团队的管理方法,这位美国 NFL 的神奇教头曾经带领一支排名垫底的队伍五次获得“超级碗”的殊荣。杰克·多西被 Bill Walsh 把”细节管理“放到首位的管理方式震撼了:

“他并没有一进来就跟球员说,你们需要赢球,而是说‘要把衣服整理好,再把个人的储物柜清理干净’。他为团队设定了一套新的‘行为准则’,在设定你自己的哲学思考和目的的一套规则之后,找到哪些能够践行你规则的人,然后组成团队。”

多西坦言,Square 团队也是通过这样的方式组建的。在组建的过程中,杰克·多西不仅坚持最初的想法,同时还“收集”了团队核心成员的梦想。

个人行为管理:Do & Don’t 列表

多西认为,创业应该从个人行为管理做起。而对于自己的行为管理,他实行这样一种方式:在每天都会使用的设备上建立一张固定 Do & Don’t 列表,每天早上,中午,睡觉之前都会反复检查一遍,以确保自己成为自己期待中的那个人。以下是多西的 Do & Don’t 列表,非常有意思:

Do:

  • 保持现在:不要被过去和未来吸引了注意力;
  • 脆弱:向团队和他人表露弱点、错误和恐惧,因为人人都有同情心;
  • 只喝柠檬水和红酒(不喝其他饮料)
  • 每天 6 组 20 次深蹲和俯卧撑,跑步 3 英里,冥想、站直,负重 10 分钟;
  • 向每个人打招呼
  • 睡 7 个小时

Don’t:

  • 避免眼神交流
  • 迟到
  • 为他人设定过高的期望而无法满足他们
  • 吃甜食
  • 在工作日喝酒

我想更懂你

 

3819723354_29c4a2b8d8_o

FT 中文网作者冯凌燕的文章引起了热议。

“当我爸用看似不经意的口吻问我:‘女儿,你的 QQ 签名是什么意思’之后,我就知道,我大概再也不能随心所欲地在那个小框里更新一些无厘头的内容了我甚至可以想象他在开口问我之前,是如何把这句话复制到搜索引擎上,然后逐一排查的

“当然,这个问题并不仅仅困扰着我一个人。”

 

是啊,困扰的何止一个人。相信我们这代人从很早开始,就遭遇了父母的“入侵”:从撬开我们的带锁笔记到偷窥我们的日记内容,从追查打来电话的每一个人到翻查我们的短信和通话记录,我们的成长中父母的监视和管束就从没有缺位过。他们甚至能把控制延伸到“千里之外”——

“我对面寝室的姑娘在晚上十一、二点的时候兴高采烈地更新了一条状态:‘又吃撑了’隔天一早,她那远在几十公里外的妈妈就打电话来批评她说:‘你一个女孩子大半夜的还吃这么多,会胖的。’”

能说这是中国父母的通病吗?倒也不是。哈里斯互动 (Harris Interactive) 调查了 2286 名美国成人和 1217 名美国未成年人,结果显示:65% 的父母偷看过孩子的手机,29% 的父母追踪过孩子的位置。

还能说什么呢?父母们对孩子的过度担忧已经超越了国界。更可笑的是,他们的担忧甚至催生了一项扭曲的商业服务。这项名为 TxtWatcher 的服务向父母提供间谍应用,帮忙翻译短信和实时监控。

毫无疑问,TxtWatcher 网站的可怕字眼——“违法”、“犯罪”、“性”——戳中了父母们内心深处的隐匿担忧,一张“带着手铐的少年”瓦解了他们最后的理智。他们完全忽略了真正涉险的孩子只是少数。

slide2

在哈里斯互动的调查报告中,短信中提及成人或两性内容的未成年人只能 4%,包含两性图片的只有 2%。

父母们在面对质问时,经常这样回答:“都是为你好”。是的,我不怀疑他们的感情。我能从他们的举动中看出他们对我的深切关心,从他们的眼神里了解对我的浓浓爱意。他们经历过外界的种种恶意,了解人心的复杂诡谲,希望我们越过这一切,安全稳定。

但他们忘记了孩子在困境中的成长和积累,在失败中的崛起与蜕变。很多时候,父母们的过激行为才是孩子们抵触情绪的原始来源。他们把我们视为全部,但他们忘记了,我们作为一个完整个体所需要的独立与尊重。

 

 

趁长发未齐腰,赶紧恋爱吧

 

l

Facebook 数据科学团队(Data Science Team)通过研究 25 岁以上 Facebook 用户的学校、配偶等资料信息,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

15% 的 Facebook 用户与配偶就读于同一所高中。而能否与高中校友情定终生,跟用户所生活的环境密切相关——人口稠密地区的用户俘获自己高中校友的概率相对较低。

为方便各位有目的地选择生活地,Facebook 专门制作了一张图表,其中红色代表最大可能性(与高中校友结婚),蓝色代表最小可能性。

 

1

统计还发现,大约 28% 的已婚大学(含学院)毕业生夫妻曾就读于同一所大学。其中,有宗教背景的大学相比其他大学,这一比例会更高。

下图中的着色圆圈代表不同大学中校友结婚的可能性高低,其中,红色代表可能性高,蓝色代表可能性低。

2

对于异性恋女生来说,她们可以选择男生比女生多的宗教学校,这样能大大提高与大学校友结婚的概率。比如罗斯霍曼理工学院就是个不错的去处,其男生比例高达 88%。而对于男生来说,男女比例对“是否娶得同一所大学女生”的影响并不大,不过研究团队没有解释这种差异。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研究团队并未说明这些校友夫妇是在学校里认识还是在毕业工作后才认识对方。

Facebook 的上述研究虽然还有完善的空间,但已经向公众展示了人们获得学位之外的一些附加收获。

如果你是高中生,还是认真读书吧。如果已经是大学生了,那就别等到长发齐腰才去谈恋爱。

Twine:无脸见人的社交应用

 

Girl-Mask-Vector-600x960

网络社交实际已沦为照片社交。

这么说貌似不为过:微博传销账号套的总是美女头,在陌陌等应用上一轮轮的刷新搜刮,最大的决定性因素也是头像。当然,如果你第一时间留意的是对方的个人说明、兴趣爱好,我会向你致十二万分敬意。

而某“菜汤”应用更是将以貌取人发挥到极致,据悉开发该应用的公司还积极在模特圈中推广,因此打开应用第一时间便是春色撩人,一小时内你的手指不停地翻阅数百张照片,Like 或 Swipe,在每个人身上,你会花零点几秒?

 

这不很正常嘛,以貌取人是人之本性。但是照片社交往往也容易变为照“骗”社交,谁不愿意获得别人关注呢,男女双方都不断在头像、相册上挖尽心思,深藏“梗与沟”,表达的东西越露骨,被关注的机会越大。

因为当外貌的重要性放到太大的时候,很多东西变得本末倒置了。人与人正常的交流被最矮化,视觉刺激变成取得联系的唯一条件,交流变得肤浅。

illustration-f5-2                    illustration-f5-1

OK,照片看多了,想找一位能聊天的好友么?要么试试这个:Twine。这是一款你见不到对方样貌的社交应用,遵从的是性格为先,外表为后的交友原则,自动从你的地理位置,以及 Facebook 个人资料进行配对,为用户筛选出附近和你性格匹配的潜力好友。

这款应用最特别的地方,是你看不到对方样子,头像会有一层毛玻璃效果相隔。你能大概分辨出对方是长、短头发,肤色,但是你不能再从外貌上了解更多了。

当然,如果你喜欢看高清无码照是不会下载这款应用的对吧?因此你会很自觉查看推荐名单上诸位的个人说明、爱好,只要你觉得靠谱的,都可以随意与对方搭讪。如果大家情投意合,愿意以进一步的姿态面对,双方皆有 “Yes,I do” 的意愿的话,照片才会解禁。

这款推出两个月不到的社交应用,目前已拥有 12 万用户(主要在美国),并促成了 100 万次配对。

和一般约炮应用不同(对不起我直接了),Twine 鼓励用户更加专注在有限的人身上,而不是只看到好看的留一个 “Hi,美女” 再说,应用有意限制用户每天的配对人数,从而保障交流的质量。

针对搭讪一开始的冷场问题,Twine 还能够针对对方爱好,罗列出匹配的话题建议,这一点对寡言男来说,非常贴心。

因为无照片可看(至少是第一时间),目前 Twine 男性人数少得可怜,男、女用户目前的比例为 1:16,因此男生暂时略显矜贵。另外,为了保持男女比例平衡,应用同一区域内只允许相同人数的异性入场,所以如果某一区女性太多,新加入的女用户需要排队,直到更多的男性用户加入进来。

这种不以貌取人的社交应用,因为与一般的社交逻辑有本质差别,到底是兵行险着,还是标新立异引爆新一轮的蒙面配对浪潮,尚须时间观察。

不过这让人想起一句歌词,

当你未放心
或者先不要走得这么近
……
愿赤裸相对时
能够不伤你

你想从认识一个人的心,还是从一张皮开始?

抑或,

没有良好的第一印象,很难有让人了解下去的动力?

真正的简约

jony

个性腼腆的 Jony Ive 几乎很少站在聚光灯下,是的,他一般出现在精致的广告视频里,软软的大不列颠腔伴随着时不时的浅笑。在今年 9 月,Ive 很罕见地接受了 USA TODAY 的专访,连同一起的还有 Apple 软件工程高级副总裁 Craig Federighi。

“你看这张椅子,我们能一眼看出它是椅子,是因为它的功能和形状是统一的,这种‘统一’在制造业已经经历了数百年。”在 Ive 看来,如今的许多产品其样式无法暗示其功能,“这是一个难以置信的机遇。”

Ive 年轻时曾经希望自己是一名乐队主唱,但是阴差阳错他成为一位杰出的设计师,不仅仅是帮助 Apple 卖出了 7 亿 iOS 设备,同时也被英国女王授予爵士勋章。

“当我们去年十一月坐下来讨论 iOS 7 时,我们觉得人们已经信任触摸屏,他们不需要物理按键,他们明白其中的益处。因而 (设计) 与现实世界的联系不会过于死板,而有着充分的自由,我们尝试着创造一种非具象的环境,这使得设计能从局限中挣脱出来。”

Federighi 认为 iOS 7 的新外观与技术的进步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过去,我们常使用阴影的效果来分散用户的注意力,是因为显示屏清晰度的局限,而如今显示屏是如此的精确,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清晰的排版。”按 Ive 的说法,“我们希望设计服从内容本身, 并且以这种方式从困境中挣脱出来。”

谈到“简约”,这个 Ive 最喜欢用到的词汇(Apple 官方 iOS 7 介绍视频里也有讲到)——

“我看很多人认为简约就是减少复杂,但事实根本不是这样。真正的简约是,你不断地想不停地想,直到你找到了方向。‘对,就是这样。’这其中没有理性的选择。”

对于 Apple 不再创新的质疑,Ive 毫不在意,“当我们做决定时,我们并不与那些质疑我们价值观的人做斗争。我们真正在意的是这些有价值的东西,旨在变得更简约,更专注。这些是我们所有讨论中可闻或不可闻的咒语,你可以说这是 Steve 留下的遗产,但现在是 Apple 的。”

“做出一个新的东西很容易,但到了后天它就不再是新的了,因此我们所尝试的是做更好的东西。”

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但是很多人选择性地忽视了。

css.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