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二事

 

the-hire

说起来,直到昨天才发现自己住的地方电梯贴了广告——一张有着绚丽的背景和密密麻麻文字的海报。可能它的目标用户不是我,因为我丝毫没看懂海报所表达的意思,即便百无聊赖的我努力研究了好一段时间。

想起之前做过的一个 ifanrQ ,与读者一起讨论看过的最扯淡(最精彩)的科技广告,吸引了许多精彩的回复。毫不惊讶,微软的 Surface 系列广告荣膺吐槽榜榜首,而苹果的大部分广告,Chrome 的 “the web is what you make of” 系列则受到了许多人的喜爱。

一个好的广告给观众什么感受?在这里引用一下 CarlosLOL 的精彩评论:

iPhone 4 发布的时候,演示完 FaceTime 乔布斯放了一段视频,然后说,These are a few moments reminding who we are and why we do this , 典型的站在科技人文岔路口的广告。一句跟科技沾边的话也没有,看完却都知道 FaceTime 是个什么东西。场景挑选上很精心,各个年龄段都照顾到,越到后面越温情。

与此相反,Windows 8 的这个 work and play 广告看完却很难教人“揣摩圣意”。

不过,一个观众“看完要知道产品是什么”的最基本要求对于许多广告人来说,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难题。要知道,简单粗暴的鲍尔默式激情叫卖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对于现代人,特别是一些科技产品的目标用户来说,委婉又达意的表达方式显然更受欢迎,方式稍一露骨,少不了被人讥讽为“八心八箭”。但是暂时就效果来说,偷懒的“脑白金营销”要比宝马的 the hire 系列微电影推广省时省力省心而且效果也不差。

所以,一个优秀的广告对于许多公司来说,既是一个良好形象的展示机会,也暗含了他们的锐意进取精神——因为他们本来可以选择偷懒的方式。相比 Google + 那沉闷又很不切实际乱煽情的广告风格,Twitter 的(比如 #FeathersDay )则给人耳目一新的感受,从体验来看,后者也更酷。

国内科技公司的广告也逐渐有了国际范,比如腾讯的“弹指间心无间”系列,“母子篇”“爱情篇”“兄弟篇”不仅风格成熟连贯,故事也足够精彩,很好地诠释了腾讯产品传递情感的价值(特别是“母子篇”很感人)。小米的《100个梦想的赞助商》广告创意很独具一格,相比后来那个带有浓烈地产商气息的“奢华版”耳机广告,前者将梦想和小米的情感诉求紧密联系一起,达到了很好的宣传效果(尽管许多用户可能会嘲笑小米这一点)。

王家卫执导的 BMW “the hire” 系列《the follow》里有一句台词:“路的尽头总有东西在等着你,如果你不想看是什么,你一开始就不应该上这条路。”广告的尽头也是,如果是个差广告,我可不想强忍着不适感坚持看下去。

在 Mac 上,让简洁实用的 Gmail 移动版触手可及

 

head_for_gmail_mac_hero

不止一次听身边的朋友说喜欢用 Gmail 的网页版,而不是各种邮件客户端。确实,Gmail 网页版的功能齐全和设计简洁都是优点,只是,打开浏览器再进入 Gmail 的操作还是太过繁琐。

近一周,我一直在 Mac 上使用 Head for Gmail 这款小软件。Head for Gmail 的设计点子来自 Facebook Home 的 chat heads。尽管 Facebook Home 的表现不尽如人意,但 chat heads 不失为一个亮点。

chat heads 的优点在于,将需要时常切换到的任务(比如即时通讯),以基本不干扰的形态固定在屏幕的最前端,确保最高效的切换和处理——我喜欢把它形容为一种触手可及的感觉。

Facebook-Home-Chat-Head-combo-1

从 Mac App Store 安装完 Head for Gmail,桌面边缘会出现一个精致的原型 Gmail 图标。点开进行必要的 Gmail 账户添加之后,可以看到与 Gmail 移动版一样的界面,你可以快速进行操作,如编写、回复、归档邮件等。

13-7-28_1_55

如果你觉得在宽屏上使用长条形的 Gmail 移动版很别扭,可以切换到 Desktop 界面。这里的 Desktop 并非指传统桌面版,而是平板电脑版本。邮件列表和正文并排显示,处理起邮件来会更高效。

13-7-28_2_34

Head for Gmail 还有一个讨人喜欢的细节,那就是点开窗口之后对背景的模糊化处理。你还可以在选项中将效果调整为“暗化”。

在用上 Head for Gmail 之后,原生 Mail 客户端及第三方邮件客户端 Airmail 我已经很少打开,因为它们相比 Head for Gmail 都太过臃肿。特别是在同时处理多项事务时,在 N 多个窗口中快速调出 Gmail 显得尤为重要。

Head for Gmail 是一款收费软件,售价 6 元。如果你同样青睐这种快捷调出 Gmail 的方式,另外一款 Mac 应用 Mailtab for Gmail 也有同样的效果,只是启动 Gmail 窗口的位置挪到了 Mac 顶部的菜单栏上。

比特币挖矿潮:收益持续下滑,后入场者买单

 

goldcoin

Lan 是国内较早投入做比特币挖矿机的人,由于地处深圳,当地有极佳的制造资源,这让他的挖矿机制作如鱼得水。Lan 的挖矿机是从 Avalaon 那里采购芯片进行设计,凭借之前在 IT 界的声誉,大批挖矿爱好者都聚集在他这里买货。目前他已经组织过 5 次预购,每次都是几小时便销售一空。

这几次预购中,每次的出货量大约在 50 台左右,最近的一次则高达 300 台。按照每台平均 5 万元的市价计算,Lan 的营业额已经高达数千万。而他的机器最早要到 7 月底、8 月初才能发货。和 Asicme 成立不到一个月营业额突破千万一样,大量散户热钱的涌入,让挖矿机的生产商大赚一笔。

Lan 需要做的工作并不复杂,最重要的是能从 Avalon 那里拿到芯片。一旦芯片到手,经过工程师测试组装,大约一两周即可完成整机测试,然后生产。整个流程的技术含量并不高。

正是有了 Lan 和 Asicme 这样的挖矿机团队,才让大量散户有机会进入挖矿市场。在 Lan 的预定 QQ 群里,几百名比特币爱好者或热烈讨论、或潜水围观,等待投机的机会,渴望依靠比特币发财致富。有的是大玩家,一次购买金额为几百万,有的只是买一台,想赚点小钱。

然而等待他们的,是一场未知输赢的赌博。

Neo 就是其中疯狂的一员,不过他并没有坐等 Lan 的“期货”,而是从别人手中高价购买 Avalon 年初出货的挖矿机。他原来经营一个网吧,6 月份第一次听说比特币,7 月初把网吧清空,在里面部署了 6 台挖矿机。Neo 属于比较疯狂的玩家,原价 9000 元的机器,Neo 按照平均 10 万的价格买入,光机器的投入就高达 60 万元。

这些机器算力较高,发热量非常大,Neo 在里面安装了 5 匹空调和一个工业风扇,24 小时不停运转。Neo 每次去查看挖矿机都冻得要死,他为挖矿机安装了双百兆光纤专线,每个月光电力、网力的成本就近万。不过对于这场冒险,他觉得这一切都值得的,这 6 台机器每天能产生大约 9 个比特币,按照目前的汇率约为人民币 5000 元,如果保持这个收益,每个月的收益可达 15 万。

然而,尽管 Neo 当前收益不菲,以目前的速度算很快就能回本。但他却走在一个临界点上,即这些机器在更早的时候可以获得巨额财富,在 Neo 接手之后,挖矿的收益呈现出急剧下降的态势。原因主要源于全民挖矿,导致全网算力增加,而单位时间内比特币的生成数量是恒定的。

而且在 2012 年以前,每天产生比特币数量为 7200 个。从 2013 年开始的四年内,每天产生比特币的数量缩水为 3600 个,这进一步压缩了挖矿的收益空间。

当前全网的算力为 230T 左右,而在 3 月份以前算力只有 30T,5 月份为 80T。3 月份一台机器每个月的收益高达几十万,如今则不到 3 万,而且还在继续下滑。

有人给 Neo 算了一笔账,7 月份收益 15 万,8 月份 12 万,9 月份不到 10 万,后面则更低,全部相加抵不过 Neo 投入的 70 多万。Neo 打算用目前赚取的比特币接着买最新最强的机器,以弥补损失。某种程度上讲,他已经被套。

而现状是,很多散户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乐观的用当前的收益去计算“期货”的收益。Lan 的机器要到 8 月初才能出货,而 Asicme 则要到 9 月份。随着时间的流逝,彼时的收益根本无法计算,因为你不知道当你拿到机器的那一刻,你的收益会掉到多少。

15101a0E-0

过去 60 天算力统计

有人根据过去 60 天全网算力用二次函数进行了拟合,得出算力按时间的函数。函数显示全网算力在今年年底将翻 4 倍,意味着收益是当前的 1/4。而一位生产挖矿机的人士告诉我,也有可能是 6 倍。

照此算来,挖矿并不是一项稳赢的生意,更何况还要承担比特币汇率波动的风险。如果比特币汇率持续上涨,那么即便是挖矿的数量不够,也能从高汇率中得到弥补。而假如比特币汇率下滑,那么情况只会变得更糟糕。

这就好像挖金矿一样,眼光准加运气好,可能成为亿万富翁。而盲目跟风者,可能挖一辈子都无法致富。比特币挖矿从目前来看,近乎于一场赌博。如果你不看好比特币的长期上涨,最好还是谨慎入市。

一个人的专利公司

 

patent

在昨天晚上,国外的很多媒体都在庆祝一个大好消息,AllthingsD 甚至用“谢天谢地”来形容听到这个消息时的心情。本周一,美国华盛顿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支持该陪审团的裁定,认为 Eolas 的“交互网页”专利无效——这个专利曾被 PCWorld 盘点为最该被 USPTO (美国专利与商标局)否决的技术专利。

时间回到 1993 年,Eolas 的唯一雇员也是创始人的 Michael Doyle 时任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计算机研究所主任,他负责建立一个允许医生在网上查看胚胎的程序,不久,他宣布这是互联网史上的第一次交互。在律师的帮助下,他于 1994 年将这个发明申请为专利,同年 Michael Doyle 创立了 Eolas 技术公司,讽刺的是,Eolas 在爱尔兰语意指“知识”。

之后,迄今为止最臭名昭著的专利流氓诞生了。

1999 年,Eolas 指控微软的 IE 浏览器可以访问互动应用程序侵犯了“交互网页”这一专利,索赔 5.4 亿美元。微软争辩称自己的浏览器与 Doyle 的发明完全不同,其证据是魏培源设计的 ViolaWWW 浏览器早在 1992 年就支持外部程序调用。结果极具戏剧性的是,虽然一审 Eolas 败诉,但二审判决逆转,微软面临超过5.2亿美元的赔偿。败诉后的微软一方面准备下一次的上诉,另一方面尝试对 IE 修改。

Mike Doyle 则敦促微软不要修改 IE 浏览器,而是向该公司支付许可证费,他的想法很容易猜,一旦微软这么做,苹果、惠普等从浏览器销售中产生效益的公司也将面临大出血的命运。可惜的是,微软上诉失败,2005 年 Eolas 的专利被 USPTO 认可,就在大家认为判决已成定局时, 2007 年 6 月 USPTO 又驳回认定。

2007 年 8 月底,百般折腾的微软决定与 Eolas 庭外和解,Eolas 获得了“不便披露金额”的现金赔偿(Ars Technica 猜测约 1 亿美元)。

这次重大胜利并没有满足 Eolas 的胃口,两年后 Doyle 一口气同时将包括 Adobe、Google、雅虎、花旗集团、苹果、eBay 和亚马逊在内的 23 家公司告上法庭,以寻求 6 亿美元的赔偿。Eolas 指控他们侵犯了自己的两项专利,一项是网络浏览器准许嵌入应用(即“交互网页”专利),另一项是第一项专利的延续部份,准许网站通过使用 AJAX 技术和嵌入技术来添加嵌入应用。

这场声势浩大的诉讼耗时良久,许多公司难以承受代价昂贵的“长跑”,选择了和解赔偿。截至到 2012 年初不利于 Eolas 的裁决出现时,仅剩 Google、雅虎、JC Penney 没有和 Eolas 达成协议而坚持到了最后。

当昨晚“法院认定 Eolas 的交互网页专利无效”这一消息传遍网络时,Google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对法院的该裁决感到高兴。当然,同时感到高兴的还有许多科技专栏作者。Ars Technica 对 Eolas 评价是“没有任何产品,却最终发动了一场专利战争,让 Doyle 成为富人。”而对于专利流氓 Doyle ,我们几乎可以从作者的字里行间中读出浓浓的鄙视意味。

什么是数据

 

什么是 data ?存得起來的, 就是 storage 。看得懂的, 叫做 information 。用得出來的, 才能称为 intelligence 。

data

(在 2009 年出现的)甲型 H1N1 流感爆发的几周前,互联网巨头谷歌公司的工程师们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引人注目的论文。它令公共卫生官员们和计算机科学家们感到震惊。文中解释了谷歌为什么能够预测冬季流感的传播:不仅是全美范围的传播,而且可以具体到特定的地区和州。

谷歌通过观察人们在网上的搜索记录来完成这个预测,而这种方法以前一直是被忽略的。谷歌保存了多年来所有的搜索记录,而且每天都会收到来自全球超过 30 亿条的搜索指令, 如此庞大的数据资源足以支撑和帮助它完成这项工作。

谷歌公司为了测试这些检索词条,总共处理了 4.5 亿个不同的数字模型。在将得出的预测与 2007 年、2008 年美国疾控中心记录的实际流感病例进行对比后,谷歌公司发现,他们的软件发现了 45 条检索词条的组合,一旦将它们用于一个数学模型,他们的预测与官方数据的相关性高达 97%。

来源:《大数据时代》

以后的午餐都是圆溜溜的

 

2

对大多数人来说,炎炎夏日啃上一口冰激凌绝对是件惬意的事情。虽然几毛钱的冰激凌如今难觅踪迹,但该产品依旧能勾起人们儿时的乐趣。

虽然高中低端市场都有涉及,但冰激凌的用户体验多年来未见改进。首先,该产品总是由一个违和感十足的包装覆盖,其次,冰激凌的续航能力差得让人不忍吐槽。

好在已经有人决心改变世界。

 

shop

巴黎卢浮宫附近有一家名叫 WikiBar 的特殊小店,该店的特别之处在于其出售着一种与众不同的冰激凌 WikiPearls。用户使用 WikiPearls 时不需要购买杯子、塑料壳等配件,该产品完全独立,身如珍珠般圆润,小巧又讨喜。

b

WikiBar 的老板 David Edwards 是一位哈佛生物工程教授,2009 年,他和法国设计师 Francois Azambourg 开始研发一种旨在消除食品包装的新技术,被称作 WikiCells。WikiCells 实际上是一种食用软皮,由夹带营养离子的天然食物颗粒组成。而 WikiPearl 就是该技术应用的第一款商业产品。

我们的目标是通过使用定制(比如补充维生素)的软皮,减少塑料包装的浪费,同时保持人们的身体健康。

WikiPearl 冰激凌目前提供三种配置选择:“芒果心椰子皮”、“巧克力心榛子皮”、“香草心花生皮”。WikiPearl 的必杀技在于其长达 8 小时的续航时间,不过得置于 WikiBar 销售的特制小型冷却器中。

屏幕快照 2013-07-23 上午2.11.11

除冰激凌外,WikiPearl 酸奶、奶酪、咖啡等产品也将面市。明年 WikiBars 商店将推出 wiki 自动售货机,消费者可以 DIY 食品,随意选择填料和软皮。

屏幕快照 2013-07-23 上午2.29.06

与其说 WikiBar 是家冰激凌店,不如说它是一个测试 WikiCells 技术的实验室。Edwards 正在探索人们未来吃东西的方式。他认为从长远看,大人们可以在家里放置一台 wiki 自动售货机,为孩子们制作各种有趣的午餐,比如橙汁汽水作填料,薯条作软皮。“这是完全可行的,而我们正努力让它实现。”

Edwards 的做法显然会触及了人们的饮食习惯,试想一下,未来我们吃的食物全部由某种小球替代,那整个世界都变成圆溜溜的了。不过 Edwards 对自己的理论非常乐观:

wiki 革命一定会发生。这儿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想想用各种食物去代替原有的塑料包装吧。

 

题图、插图来自 wired

css.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