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1 爱与家庭

66

 

瘟疫之地。

狡诈的瘟疫蝠,贪婪的瘟疫犬,诡异的腐蚀虫,狂热的十字军,残暴的天灾军……这个被遗弃的世界角落,彷佛是生命,希望,理智,感情的禁区。然而就是在这片饱受战争与天灾创伤腐蚀的土地的一角,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独自站在简陋的茅屋前,向偶尔过往的行人送上真挚的问候——无论来者是部落也好,联盟也罢。

平凡的外表谦卑的谈吐掩盖不了隐者的异样之处——独自隐居在这东瘟疫之地,那究竟要怎样的胆识?又是出于怎样的目的?终于,几番交流之后,隐者缓缓道出了自己真实的姓名:提里奥.弗丁

弗丁的名字大家也许并不熟悉;但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大名,恐怕天下无人不识。作为白银之手骑士团创始人光明使者乌瑟尔的亲密友人,当年的弗丁是骑士团中地位最为崇高的圣骑士之一。

跟他的圣骑士伙伴们一样,弗丁在第二次大战中与燃烧军团控制下的兽人进行了殊死的战斗。在战场上,弗丁勇猛善战,身先士卒,用鲜血捍卫着联盟的荣耀和大陆的和平;战争结束后,弗丁荣归故里,回到家乡Mardenholde要塞担任领主。饱经战火洗礼的圣骑士,回到了尊敬爱戴他的部下和美丽可爱的妻儿的环抱之中,像童话中的英雄那样,过着令世人称道羡慕的生活。

如果这样的生活继续下去,那么提里奥.弗丁的名字恐怕不会再次出现在今后艾泽拉斯大陆的史册中。改变了这一切的,是一次偶然的相遇。

片段一

某一天,弗丁独自骑着爱马Mirador到野外巡视时,他遇到了一个隐居的兽人。大战刚刚结束,自己的领地中居然出现了兽人!责任感深重的圣骑士不假思索的发起了进攻。两人你来我往,一时间不分胜负。战斗中,旁边一座塔楼的废墟发生了耽塌,碎片砸到圣骑士身上,使他失去了知觉。

当弗丁再次醒来时,他躺在自己的床上,身边是正在为他疗伤的副手Barthilas。根据副手的报告,搜寻救援的小队在几天前发现了被驮在马背上,重伤昏迷的他。躺在病床上,弗丁努力整理着自己的思绪,惊讶的发现唯一能把自己从废墟中救出并驮到马背上的,只有那个兽人!然而就在弗丁困惑不已的时候,野心勃勃的Barthilas却有着另外的想法——自己上司在昏迷时呼喊的“兽人”让他确信 Heartglen城即将遭到兽人的袭击。

痊愈之后,弗丁沿着之前的路线独自寻找回去,果然在那座废弃的塔楼下遇到了之前那名兽人。兽人用人类的语言告诉他自己叫伊崔格。当晚,在篝火旁,伊崔格向弗丁讲述着自己的故事:他告诉他,他还记得许多年前,兽人部落曾经是信仰萨满教的高贵民族;他告诉他,在战争结束后,他终于意识到如今的部落在燃烧军团的影响下已经堕落到何种程度,并最终脱离了他的族人,过起了隐居的生活。

救命之情不能收买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弗丁;但兽人高风亮节的言行,却战胜了古老的仇恨和传统的偏见,赢得了同样视荣誉与尊严高于一切的圣骑士的尊敬与共鸣。在惺惺相惜的两人分别前,弗丁发誓绝不向外界透露伊崔格的行踪。

回到城里的弗丁向他的人民宣布领地内并不存在兽人的威胁,而他之前遇袭的事件也已经得到解决。然而Barthilas,这个因为父母死于第一次大战而对兽人有着刻骨仇恨的男人却没有就此罢休。他找来同为圣骑士的Saiden Dathrohan,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这一“危机”。

在一队猎人的帮助下,Dathrohan展开了搜捕活动。弗丁看在眼里,一言不发的在心中默默为友人祈祷。然而当他看到被押解回城,试图挣脱牢笼的兽人遭到数十名卫兵的围攻时,高贵的圣骑士愤怒了!弗丁怒不可竭的向自己的部下发起进攻,而在暗处冷眼旁观的Barthilas,此时嘴角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笑容。

提里奥.弗丁,昔日的战争英雄因为涉嫌叛国罪名,被押到斯坦索姆接受审讯。

许多友人,包括相爱的妻子卡兰德拉,都恳求弗丁放下害自己落到这份田地的荣誉感,把责任推到 “那个野蛮残暴的兽人”身上,在陪审团面前作出对自己有利的辩护。然而站在法庭上,看着白银之手的旗帜,弗丁脑海中闪过的,是他的爱子泰兰?弗丁在五岁那年,眨着天真的眼睛向他提出的问题:

“爸爸,所有的兽人都是坏人吗?”

种族并不能说明荣耀,对与自己不同的存在,人们不应该轻率的作出判断——这是老弗丁当时的回答。

作为圣骑士,弗丁知道自己的人生已经离尽头不远;但作为一名父亲,他想利用这最后的机会,用自己的言行为儿子树立榜样。圣骑士挺起高贵的胸膛,一五一十的讲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陪审团动容了——没有人能给这样一位高节的勇士扣上叛国的罪名;但这并不能改变他攻击了联盟士兵的事实。审判的结果是,弗丁被剥夺白银之手骑士团成员的身份以及相应的力量,之后判处流放。

弗丁多年的老友,光明使者●乌瑟尔带着无比沉重的心情,亲自主持仪式消除了弗丁身上的圣光之力。仪式之后,乌瑟又送弗丁回家准备远行。然而弗丁却并没有因此得到安慰。相反的,当他得知法庭无视自己的据理力争和苦苦哀求,依然要把伊崔格以战犯死刑时,已经不再是圣骑士的弗丁在心中作出了决定:即使不惜生命,他也要守住自己当初的誓言。当晚,弗丁跨上爱马Mirador,趁着夜色赶往斯坦索姆。

行刑的时刻,弗丁向刑场发动了突袭。尽管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人多势众的卫兵经过一番苦战还是制服了已经没有圣光之力的前圣骑士。然而就在这时候,一支不知来头的兽人军队冲入了斯坦索姆市,他们突破守军,释放了城内关押着兽人俘虏。在混乱之中,弗丁带着伊崔格突出重围向城外逃去。

当两人终于逃到郊外安全的地方时,弗丁这才发现在关押期间身体与精神都饱受Barthilas屈辱折磨的伊崔格已是奄奄一息了。愤怒,悲伤,几乎绝望的圣骑士举着颤抖的双手向天空无力的呼喊。

奇迹发生了,他的呼喊得到了回应。柔和的圣光从天而降,包围着“野蛮残暴”的兽人,把伊崔格从生死的边缘线上拉了回来。

当圣骑士从无比的震惊和喜悦中回过神来时,他发现自己二人已经陷入了刚才进攻斯坦索姆的那支兽人军队的包围。一位兽人口中的“新的酋长”走上前向伊崔格伸出手,邀请他重新回到部落的怀抱。当得知新生的部落重新找回了先祖的高贵与荣耀,隐居多年的兽人像回家的游子,流下了欣喜的眼泪。

萨尔,这位新生部落的酋长,在带领族人离去解放下一个集中营前,向弗丁致以了部落勇士的礼节。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提里奥.弗丁过起了隐居的生活——只有在他的儿子泰兰.弗丁加入白银之手骑士团的那一年,他偷偷回到家乡一次。远远的看着爱子依着自己的教诲,成长为一个高贵而尊严的圣骑士时,父亲苍老的脸上滑过喜悦的泪水。

然而,造化弄人,提里奥.弗丁的传奇,还远远没有结束。

备注1:巴瑟拉斯后来因为揭发提里奥的“叛国罪名”有功,接替他成为了玛登霍尔德城堡的领主,后来又获得晋升被提拔为斯坦索姆市的市长。在阿尔萨斯屠城时这个家伙终于遭到报应。现在的他成了没有意志的不死族,就在斯坦索姆城内替新主人瑞文戴尔男爵守大门。大家下副本的时候可以去杀他给英雄们报仇 ;) (而且他掉斯坦索姆后城门的钥匙)

备注2:达索汉,这个家伙后来的事情就更复杂了,还是不说,让大家自己去发现的好。一个提示:他也在WOW里出现了,而且是很重要的角色,而且也在斯坦索姆里……

备注3:伊崔格现在就在奥格瑞玛的荣誉大厅里,离萨尔不远的地方。部落方面的朋友后期还会有一个任务要跟他打交道,大家有空了可以去拜访一下这位高贵的传奇兽人。不过他在WOW里只是个20级非精英,那么他四年前是怎么和63级精英的弗丁老爷子打成平手的,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哈哈)。

备注4:关于伊崔格和提里奥.弗丁的故事,在暴雪的官方小说《鲜血与荣耀》(《Of Blood and Honor》)中有详细记载,并非本人杜撰。有兴趣通英文的朋友可以去找来看看。

备注5:老弗丁,巴瑟拉斯,小弗丁先后驻守过的壁炉谷,在WOW就在西瘟疫之地中北部,目前被血色十字军占领……

备注6:弗丁的故事太长了,而且分前后两个时期(小说时期和WOW时期),所以分开来写。

备注7:老弗丁的爱马Mirador目前依然陪着它的主人在东瘟疫之地~

 

 

 

然而恶梦并没有结束,亡灵天灾的入侵,阿萨斯的堕落,乌瑟尔的战死,使得白银之手骑士团被迫解散,无助的前白银之手成员们被诈死的恐惧魔王巴纳扎尔操纵的大十字军战士达索汉所利用,成立了血色十字军,招募了大量天灾肆虐的洛丹伦地区的幸存者,他们在恐惧和绝望中,只能将全部的身心奉献给宗教,并对敌人展开复仇,甚至只要是疑似感染了亡灵瘟疫的人,都同样逃不过他们引以为正义的制裁.

其中…就包括了提里奥.弗丁的儿子泰兰.弗丁,随着战功的不断建立,弗丁渐渐成为了血色十字军的领袖之一,作为壁炉谷的领主,他指挥着部队南征北战.
老迈的父亲得知了自己儿子的迷途不免痛心疾首,他恳求作为路人的我的帮助:”为了帮泰兰找回他失去的东西,你必须收集他过去曾经使用过的物品。

“ 第一件是一个玩具,那是他7岁的时候我送给他的。这个玩具是他最珍爱的礼物:一只小小的战锤,那是我的战锤的复制品。在我因叛国罪而被驱逐出去的时候,他妈妈告诉他我已经死了。他被带到了我的“坟墓”前,就在南边的墓室旁边,把那只小战锤和对我的记忆永远地埋在了那里。”
“第二件是那面军旗,当乌瑟尔被杀之后,白银之手骑士团完全瓦解了.这孩子竭尽所能地坚持着。当他被逼入饱经战乱的北谷中时,他做了最后的抵抗。骑士团是否还有别人活着,这还有什么意义吗?正是带着这样的想法,泰兰抛弃了骑士团的战旗,并否认了他所熟知的一切。他的荣誉被遗弃在了北谷那浸满鲜血的土地上。”
“第三件是一副画,当泰兰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全家经常去凯尔达隆度假。我们最后一次去那里时,一位名叫瑞弗蕾的艺术家为我们画了一张在湖边漫步的画。这是最能让我回想起与泰兰和卡兰德拉在一起时的美好时光的东西。那个时候我牵着我的妻子和儿子,心中充满了无限的爱意。那副画叫作’爱与家庭 ‘”
三件东西无一不流露出父亲对儿子的爱,作为路人的我也不免黯然泪下.我接受了老骑士的委托。

当我在大领主泰兰.弗丁面前展露出哪些东西时,他深深的震惊并泣不成声:

“那么长时间以来,我都是大十字军战士的傀儡。是什么让血色十字军变成了他们努力抗争的东西?数十年来,我对于父亲的记忆从未丢掉一丝一毫,这些宝贵的东西让我继续活在这世上。
我经常做梦,在梦里,我的父亲和我在一起。他骄傲地站在我的身旁,看着我加入骑士团。我们和成群的天灾士兵作战,我们给联盟和洛丹伦带来了荣耀。
我再也不想做梦了。
把我带到他那里去。”
(原文:I have dreams, stranger. In these dreams my father is with me. He stands proudly at my side as I am inducted into the Order. We battle legion of Scourge, side by side. We bring honor to the Alliance, to Lordaeron.
I want not to dream anymore.
Take me to him.)

曾经的白银之手圣骑士,现在的血色十字军领主,在梦醒后发出的悲鸣。

是什么让他醒来的呢?是他童年的玩具,还是曾经他丢弃的白银之手骑士团的旗帜,又或者是那幅唤醒记忆的温馨的画?
都不是,能唤醒他回忆的只有一个,就是他父亲对他的信心,他父亲对他的爱。所以他突然觉得,自己必须回去,回到年老的父亲身边。然而这个愿望到最后,都仍旧是一个梦,他死了。死于阻挡他归程的血色大检察官伊森利恩手中。

悲愤交加的老骑士拍马赶到:“你做了什么?伊森利恩?你从前为荣誉而战,为了人民的幸福而战……而现在……你杀了我的儿子!”
老骑士以一敌五杀死了凶手,但他的儿子却无法再回到他的身边,整个艾泽拉斯都感受到老父亲悲怆的呼喊。

163304ca35c62b00f7e0d62c6980a7f1360512


Tag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css.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