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避免苹果设备同时来电?

 

untitled

今年 6 月的苹果开发者大会结束后有人吐槽:“把身边的苹果设备跟 iPhone 绑定,来电时,你的手机会响,你的 Mac 会响,你的 iPad 会响,你老婆的 iPad、你妈的 iPad、你爸的 iPad 都会跟着一起响……”

虽然以上吐槽有点夸张,但如今的确有不少人在升级了 OS X Yosemite 和 iOS 8 后,被接连不断的来电铃声和消息声整得累觉不爱了。

这里说的是苹果的 Handoff 功能,系统升级后,苹果的多部设备可以更好的“连续互通”。有电话打进来,iPhone、iPad 和 Mac 都能收到,用户可以任意选择一款设备接电话。同样,iMessage 也是如此,几款设备都能收到信息,哪个设备在手边,就用哪个设备回复。听起来是个不错的功能,特别是用着 Mac,手机又不在身边时。

但是,一个电话打来,三款设备会同时或相继响起也确实恼人。有时甚至还会发生你已经用一款设备接电话了,另两款设备可能还会继续响几秒的情况。一通电话而已,就变成了“交响乐演奏”,在家还好,要是在办公室会遭致一堆白眼吧。于是,问题来了:可以关掉吗?可以!

Wired 的一篇文章介绍了可以避免电话、短信多次“骚扰”的方法,而且用户还能根据自身需求,关闭“骚扰”的同时,保留想要的功能。

阻止其他设备的来电

在 iPhone 的设置——FaceTime 页面,关闭“移动电话”选项,这样就能保证手机来电不会出现在其他设备上。不过,这样一关,其他设备同时也就无法收到来电提醒,通话也无法在不同设备之间切换。好就好在这个操作比较简单。你可以在忙时关闭连接、闲时再把连接打开。

关闭 iPad 的 iMessages

打开 iPad 设置中的“信息”,关闭 iMessages 选项,就不会再收到 iMessages 了。如果你仍然想收到信息,只是讨厌听到“ping”的一声,那就在设置——通知——信息中把“通知声音”设为“无”。如果你既不想听到声音,也不愿意看到新消息弹出,那就把“允许通知”也关闭。

关闭 Mac 的 iMessages

如果不想在 Mac 上收到 iMessages。打开信息,选择偏好设置——账户,将 Apple ID 下面那行“启用这个账户”前面的小框里的勾去掉,这样你的 Mac 就无法收发 iMessages 了。当然你也可以只去掉声音和通知,继续保留接受信息。打开系统偏好设置——通知——信息,把“信息提示样式”选择为“无”,通知功能也就随之关闭。如果要保留通知,只关掉声音,那就其他不管,只取消“播放通知的声音”。

免费送货,其实花得更多

 

GTY_amazon_shipping

为了凑够免费送货,也就是常说的包邮,美国人民现在必须平均花上 82 美元才能达到包邮的额度,而在去年,根据跟踪 113 家在线零售商的数据,这个数字是 76 美元。也就是说,为了凑包邮,人们必须花比以往更多的钱。

亚马逊可能是其中一个很大的推动力量,去年年底,亚马逊将免费送货的购物额度由 25 美元提升到了 35 美元,同时将旗下的可以提供免费两日达的 Prime 会员服务费由 79 美元提升到 99 美元。

MK-CQ225_FREESH_9U_20141022175709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统计,各家电商对免费送货的最低购物额度并不一致,有的甚至没有门槛,而有的则高达一两百美元。不只是亚马逊,百思买在今年也将免费送货的额度提升了 10 美元,其中用意自然是促使消费者买更多的东西。

美国乃至世界最大的快递公司 UPS 的零售市场总监 Bala Ganesh 说:

“免费送货不是免费的,自然有人为它付账。”

去年,亚马逊花费在运送货物的费用高达 66.4 亿美元,但是明面上收取的运费只有 31 亿美元,剩余的 35.4 亿是谁来付账呢?

可以说,免费送货是电商早期经常被使用的临时性举措,但是却培养起来了消费者的使用习惯。市场调查机构 comScore 一项涉及 5800 名网购者的调查显示,有一半的人曾经因为所购货物总价没有达到免费送货的额度而选择取消订单。

在电商这边,投资公司 William Blair 分析师 Mark Miller 列举的数据表明,已经已有 90% 的在线零售商提供了不同种类的免费送货服务,在两年前,这一比例还停留在 65%。

更惊人的数字是,人们为了凑免费送货真是发挥了毕业后最佳的数学水平,美国 93% 的网购者表示自己曾经为了免费送货而选购其他额外的商品凑数额,或者选择更慢的送货方式。

对于在线零售商们而言,免费送货仍是促进销量的首选方法。和亚马逊竞争渐渐激烈起来的 Target宣布了一个节日特例促销,自 10 月 22 日到 12 月 20 日,所有运费全面,没有额度限制。相较之下,在平时,因为有 50 美元起免费送货和 Target 联名信用卡付款等方式的存在,Target 送出的三分之二货物其实也是免运费的,不过不设限的免费送货是一次大胆的尝试,这将给物流带来非常大的压力,许多人可能一次只会选购一件便宜的小商品。

用免费送货来吸引用户多买东西效果也是非常明显的,今年 9 月,那些免费送货的订单均价在 124 美元,多件商品一起购买的客单价要明显高于单件购买。Jim Hassee,一位 60 岁的老人说,他总是为了免费送货而凑单,最近一次,他买了 45 美元的咖啡,但是他却只想买一罐而已。

不过也有零售商反其道行之,GNC Holdings 今年取消了 99 美元免费送货的服务,改为每单都收取 3.99 美元的运费,他们的逻辑是,用户看到无论如何都要收取运费,就想着一次性多买一些。

相应的,各大零售商们上调免费送货额度的背后,像是 UPS 和 FedEx 近来开始慢慢上调运费了,额度由 3% 到 5% 不等。很明显的,这些费用都被一点一点地分摊到了慢慢提高的单次订单价格中去,免费送货是优惠,更像是一个不得不跳的陷阱。

屏幕大了,大拇指不够长怎么破?

111

Pretty sure its the common sense thing.

这是苹果 iPhone 5 广告里的话。iPhone 5 “变大”的那会儿,大家都“以(tu)为(cao)”未来的苹果手机说不定可以当宝剑使。而紧接着,苹果广告就向用户强调了 iPhone 5 是根据“常识”将屏幕做大,尽管屏幕变长,依然只需一个拇指操作。

苹果的“拇指操作” 一直是其拿来吐槽 Android 大屏机的利器,但现在 iPhone 6 和 iPhone 6 Plus 都抛弃了“常识”中的 3.5 寸或 4 寸屏,一直习惯 iPhone 尺寸的用户可能得重新培养习惯。

而对于开发者而言,那些曾嘲笑 Android 开发者不得不为多变屏幕尺寸加班调整设计的 iOS 开发者们,现在也得忙碌起来。Scott Hurff 在其博客中指出,为了保证较好的用户体验,iOS 应用的设计师们得调整 iOS 应用的界面设计,学会继续“为拇指设计”。

你是怎么拿手机的?

所谓“为拇指设计”,即应用的交互界面设计应该使用户在用拇指操作手机时不感到费力。所以设计师们首先得了解大家使用手机的习惯。

Steve Hoober 在对 1300 多个用户进行调研后发现人们拿手机的方式分为三种:

shou

单手持握操作 49%
一只手持握,另一只手操作 36%
双手操作 15%

可以看出,49% 的用户习惯单手持手机,这也是占据主流的持机方式。同时,调查还发现有 67% 的人习惯用右手拇指操作,33% 的用户则是左手拇指进行操作。尽管屏幕尺寸在不断变化,人们依然习惯于拇指操作。

结合 Steve Hoober 的研究,Scott Hurff 继续根据屏幕温度划分出了“拇指操作区域”,并分别对比了 iPhone 4S、iPhone 5S、iPhone 6 和 iPhone 6 Plus 上,拇指操作的体验。

thumb-zones-lineup

如上图,在 iPhone 4S 上拇指操作基本没有盲点,iPhone 5S 也勉强可以过关。iPhone 6 上,单手操作时拇指可以自然操作的区域与 iPhone 4S、iPhone 5S 差不多,但是盲点区域增多。而到了 iPhone 6 Plus 上,可自然操作的区域缩减、盲点区域也增加了许多。

Scott Hurff 还发现,单手拿 iPhone 6 Plus 的方式与前面的机型有很大的不同,你需要用小拇指做支撑,才能单手握住 iPhone 6 Plus。但尽管可以单手握住,拇指可触碰到的区域却很少。(不过这还取决于用户手的大小,如果是姚明上述问题可能都不存在。)

untitled

为了更进一步地还原触屏用户可能的使用情况, Scott Hurff 又把人们抓握手机的位置进行了一定上移。但即便如此,人们单手操作 iPhone 6 和 iPhone 6 Plus 时,拇指可自然触碰的区域也没有超过 50%。

另外,为了方便单手操作,iPhone 6 Plus 设置了双击 Home 全屏下拉悬停的功能。但 Scott Hurff 发现,iPhone 6 Plus 的演示视频中那只手其实只是在”Natural”(图种的绿色区域)操作。

iPhone 6 和 iPhone 6 Plus 屏幕的变化,会导致人们持握手机和操作习惯的改变。这就意味着开发者在进行应用设计时,应当尽量根据用户新的使用习惯做出调整。

嗯,既然屏幕大了,又不太可能再缩回去。一定要“拇指操作”的话,你也可以这样:

untitled

 

大数据是个什么鬼啦?


?????????????????????????????????????????????

关于大数据,有这样一段话:

“Big data is like teenage sex,everyone talks about it,nobody really knows how to do it,everyone thinks everyone else is doing it,so everyone claims they are doing it.”

看完这句话,大家对什么是“大数据”有点概念了吗?目前,大多数人对大数据的概念还停留在:就是海量的数据,PB(1PB=1024TB)级别的,甚至是 EB、ZB 以上的数据,通过对这些数据进行深入分析,就能得出非常有价值的结论,指引企业做出最佳决策。

大数据就是那种每个人都听过,或者看过此类文章,但却不怎么了解的事物。

 

其实,现在的大数据指的并不仅仅是海量数据,更准确而言是对大数据分析的方法。传统的数据分析,是通过提出假设然后获得相应数据,最后通过数据分析来验证假设。而大数据不是这样的,大数据是从收集的海量数据中,通过算法将这些来自不同渠道、格式的数据进行直接分析,从中寻找到数据之间的相关性。简单而言,大数据更偏重于发现,以及猜测/印证的循环逼近过程。

Double check

而大数据的价值体现在对它的分析利用上。一直以来,大数据的瓶颈并不是数据规模巨大导致的存储、运算等问题,而是在前端数据的收集途径,以及对数据进行结构化处理,进而引导后期的商业决策中的模型和算法问题。

各个行业都在产生数据,现代社会的数据量正持续地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加着。这些不同类型的数据和数据型,极其复杂,包括结构化、半结构化和非结构化的数据。企业需要整合并分析来自复杂的传统和非传统信息源的数据,包括企业内部和外部的数据。随着传感器、智能设备和社会协同技术的爆炸性增长,数据的类型变得难以计数,包括文本、微博、传感器数据、音频、视频等。

而现在大热的数据分析师正在做的是这样的工作:收集信息,将信息结构化数据化,最后才是我们能看到的大数据带来的神奇力量。但问题是其中对数据进行处理工作量太大了。根据访谈和专家测算,数据分析师的 50%~80% 的时间都花在了处理数据上。

在智能手环公司 Jawbone 负责数据工作的 Monica Rogati 

处理数据是整项工作中巨大的部分。但有时我们感到沮丧,因为好像不停地处理数据就是我们做的所有事情。

这听起来有点像冰山理论,即我们能看到的大数据只是冰山露出来的一个小角,而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如大数据的前期工作,就是海水下是更巨大的部分。

但咨询公司麦肯锡曾在 2011 的报告中指出:

“数据,已经渗透到当今每一个行业和业务职能领域,成为重要的生产因素。人们对于海量数据的挖掘和运用,预示着新一波生产率增长和消费者盈余浪潮的到来。”

是的,存在问题的地方也潜藏着机会。原始数据的格式和来源不可计数,举一个例子,假如一家食品行业的企业需要进行大数据的收集和分析,它能收集的数据包括产量、出货的位置信息、天气报告、零售商每日销售量、社交媒体评论等。而根据这些信息,企业能够洞察出市场的风向和需求的变化,进而制定相应的产品计划。

的确,获得的信息越多越有利于企业做出明智的决策。但这个决策是建立在不同的数据集之上的,这些来自各种传感器、文档、网页、数据库的的数据,全部都是不同的格式,它们必须要被转换为统一的格式,这样软件才能理解它们,进行分析。

将各类数据进行格式统一是一个严峻的挑战,因为数据和人类语言一样都具有模糊性,有些数据人类知道是什么意思,但电脑却不能识别,因此我们需要人工来一次又一次地重复这个工作。

18bottleneck-master675

现在已经有不少的初创公司试图开发相关的技术来减轻这项工作,例如 ClearStory Data,一家在帕洛阿尔托的初创公司,它开发的软件能识别不同的数据来源,将它们整合,并将结果用视觉方式呈现,如图表、图形或数据地图。再如 Paxata,一家加州的初创公司,专注于数据的自动化——发现、清理、调配数据,通过 Paxata 处理过的数据能被送入各种分析或可视化软件工具。

大数据目前的情况和计算机发展的轨迹有点相似。一种先进的技术,最初往往只被几名精英掌握,但随着时间流逝,通过不断地技术创新和投资,这项技术,或者说工具,会变得越来越好。特别是当其融入到商业领域中后,这项工具就能得到广泛应用,成为社会中的主流。

所以我们现在是历史的见证者,看着大数据如何一步步完善,我们都需要掌握或选择一个最佳的分析方法,以更好地挖掘出大数据的价值。

继续探索吧。

动物玩自拍,版权该归谁


23-funniest-animal-selfies-10_meitu_1

这个故事听起来有些奇葩,不过确实十分有趣,引人思考。

如今,有些动物也学会了使用人类的电子设备。西雅图曾有一只名为 Cooper 的小猫,被主人戴上了一只摄像机。摄像机能够定时摄影,Cooper 就带着它到处“采风”。令人意外的是,它拍出的照片有着独特的视角,因而非常有趣,Cooper 也成为了知名的“猫咪摄影师”。

不过,这些照片的版权该归谁呢?

 

3C251BD1-FE15-4A44-B372-A79D8C9A9196

野外摄影师 David Slater 最近正在为一张照片的所有权烦恼着。2011 年,他在印尼的热带雨林中拍摄野生黑冠猴,突然被一只母猴抢了相机。这只猴子对相机很着迷,拿着它咔咔一顿狂拍。

David Slater 后来整理了这些照片,毫无悬念,大部分都是虚焦的废片。不过有两张十分惊艳,不仅对焦、曝光准确,而且主体清晰、表情传神、构图犀利。

PAY-Monkey-selfie

这两张猴子的自拍照被 Slater 放到了网上,很快得到了热烈反馈,迅速蹿红。维基百科将这张照片收录到旗下的维基共享资源库中,“作者”中写的是“The monkey on the photo”。

Slater 认为,自己对这张照片拥有版权,要求维基百科将图片撤下,或者支付版权费。维基百科拒绝了 Slater 的要求。于是 Slater 将维基百科的母公司 WIKIMEDIA 告上了法庭。

维基百科的理由是,从技术的角度看,照片是猴子自己拍摄的,照片属于猴子。之后,维基百科又发布了一份声明,表示“猴子也没有版权”,这张照片属于公共领域,任何人都可以免费使用。即使有人对照片加工、冲印,照片的所有权也不在此人的手上。根据美国法律,版权只能归给“人”而不包括动物。

而 Slater 认为,自己理所当然有着照片的所有权,因为他付出的劳动不仅仅在于这两张猴子自拍。“我拍摄 10 万张照片,才挑出一张。这些照片是我的谋生工具。我花了一年才完成(黑冠猴)的拍摄。”

BhxWutnCEAAtEQ6

在那个营销经典案例——三星奥斯卡自拍策划中,也存在着类似的争议。当时,脱口秀主持人 Ellen DeGeneres 在 Twitter 发布了这张照片,而有人认为照片所有权应该归演员 Bradley Cooper,毕竟是他举着相机拍下的这张照片。不过这个事件有着特殊性,三星才是幕后的大 boss,所以三星应该有所有权。

FastCompany 针对猴子自拍事件,询问了几位知识产权领域的法律专家,得到的答案各不相同。

New York Daily News 总理事 Cyna Alderman 认为照片版权归大众。“我支持维基百科,Slater 没有所有权。如果你有一部相机,另一个人用它拍了照,那么很显然这张照片属于拍摄者,而不是相机所有者。”

有人对此反对,理由在于“按下快门”并不是拍摄的所有工作。专业的摄影师会有助手,助手布景、布光、打杂。摄影师构图完毕后,助手也会帮忙拍摄。这种情况下,照片的所有权是归摄影师而不是助手的。也就是说,能证明猴子和 Slater 存在雇佣关系,照片就是 Slater 的了。

Day Pitney 公司知识产权部门的 David I. Greenbaum 认为,灵长类动物有自我意识,证明雇佣关系也很简单:Slater 给了猴子食物。事实上,他真的给了猴子香蕉。

这个说法似乎也有漏洞可寻,Slater 并没有对照片贡献任何灵感,完全是猴子自主拍摄的。萨福克大学的 Eve J. Brown 认为,即使 Slater 参与了拍摄,做出了贡献,也只能算是“联合作者”,另一个作者就是猴子。为了证明这是二者合作的,还要证明这张照片是 Slater 和猴子以相同的目的共同策划产生。

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其实问题的核心在于,动物到底有没有人类的权利?这个问题目前仍然存在争议。动物权益的支持者认为,猩猩应该具备生存权、个体自由权和免受折磨权这三项基本权利。批评者认为,动物无法对社会契约做出道德判断,不会顾及其他人的权利,不应该享有这些权利。

我们为什么喜欢互联网?


maxresdefault_meitu_1

在搜索引擎键入“iPad”、“小朋友”等关键词,能够看到无数的图片、视频中,咿呀学语的儿童抱着屏幕,熟练地玩着游戏、读着电子画册。

对不少 90 后、00 后、10 后来说,使用互联网是多么“常规”的一件事。他们的成长环境里,互联网、电子设备就像是锅碗瓢盆等生活用品一样十分自然的存在着。

我们所说的“互联网”的一代(digital natives),不仅仅是“喜欢玩电脑”那么简单。有种观点认为,互联网实际上促成了人类的“进化”,它是人类尤其是年轻一代的“第二大脑”

 

迷因(meme)理论也许可以解释,我们为什么那么喜欢互联网。说到这个理论,还要先讲一讲进化论。

基因、迷因(meme)和“第二大脑”

进化论是我们普遍熟稔的生物学理论。达尔文认为,自然界的物种物竞天择,不断进化。DNA 不断复制,物种得以不断繁衍。

而迷因(meme)这个词最初源自英国著名科学家 Richard Dawkins 1976 年所著的《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迷因是指“在诸如语言、观念、信仰、行为方式等的传递过程中,与基因在生物进化过程中所起的作用相类似的那个东西。”

迷因理论可以被看做是社会科学领域的进化论。在 Richard Dawkins 看来,迷因是人类思想演化的“复制因子”,就好像会不断繁衍和复制的 DNA 一样。Richard Dawkins 认为:

所有生命的核心要素不是火,不是温暖的吐息,不是什么“生命的火花”,而是信息、词语、指令。

迷因复制的过程,依靠传播,从一个大脑到另一个大脑。具象起来,诸如思想理论、音乐、流行语、图像等文化“实物”,因其能够传播并不断被人理解而进化,所以是一种“迷因”。这些迷因因传播而被人知晓,因被人知晓而改变人类思想,这就是“进化”。

Richard Dawkins 的学生 Susan Blackmore 深化了老师的理论。物竞天择的进化论中,基因会竞争,不顾一切地进入下一代的细胞里,最终决定了下一代的格局和结构。Susan Blackmore 认为迷因同样如此,迷因是“独立存在”的复制因子,它能够选择最为有利于自我复制的条件。

迷因之间相互竞争,自私地、不顾一切地要进入到另一个人的大脑、另一本书、另一个对象之中,这最终决定了我们的文化以及我们的心理结构。

毫无疑问,互联网是目前迷因传播和复制的最有效途径之一。

Susan Blackmore 认为,互联网时代,迷因正在依靠数字信息不断进入人的大脑,引发新一轮的思想进化。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喜欢互联网、喜欢技术。

现在的年轻人希望互联网成为“第二大脑”,并且年轻人已经成为熟练的决策者、独立思考者——即时他们“渴望即时沟通的满足感、往往做出快速而肤浅的选择”。

怎样理解这句话?迷因需要复制,电子技术不仅能够让它复制的更快速,而且更为准确。举个例子,口口相传的故事,往往会在不断传递中损失真实度。而数字化的信息,可以 100% 的复制信息,这让迷因能疯狂传播和演进。

旧的思考方式在灭绝边缘

实际上,从生物学的角度看,我们的大脑同 4 万年前我们的祖先相比,没有什么太大变化。但是基于文化、个性的思维方式每时每刻都在改变着。俗话说的“代沟”就此产生。互联网时代,旧有的缓慢的思考方式,将处于濒临灭绝的境地。

人的大脑中,数十亿的神经元通过突出连接在一起。外界的刺激能产生记忆,信息继而影响人的情绪等反应(比如看到一幅画,会刺激起你的某种感情)。我们的大脑具有极强的可塑性,在不同的环境中,会重新设计功能,让大脑积极运转。重复的刺激会加强某些神经反应,反之会减弱,重复可以产生较强的记忆就是这个道理。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 Gary Small 是神经可塑性研究上是先驱者。2008 年,他进行了一项实验。试验中,他让一组“计算机小白”志愿者接受核磁共振成像仪的检测,记录他们的大脑活动。Gary Small 接下来让志愿者练习浏览网页,每天一小时,维持一周。再次检测时,志愿者大脑的额叶有了更为活跃的表现,此前这里的神经活动点很少。当被给予新的任务,大脑能够更为快速的建立神经通路。这个实验证实了使用互联网能够促进思维变快。

然而,这并不意味互联网是完全有益的。在 Nicholas Carr 所著的《浅薄》(The Shallows)一书中,就论述了互联网“让我们变笨”的观点。虽然大脑更为活跃,面对信息反应更快,但是深度思考被大幅削弱。当我们坐在屏幕前,纷杂的信息让我们应接不暇,这时候人的注意力不断转移,有效的信息实际上不多,深度的思考更少。

该不该让小孩上网?

这个问题的确见仁见智。在《没有互联网的童年更美好?》中,主人公的童年便没有互联网,他却认为自得其乐,而且坚定的认为孩子不应该接触互联网。

反对小孩上网的人,惧怕于它过多的信息轰炸,让小孩沉溺、变得“三观不正”。这么认为不是没有道理。“培养理论”(Cultivation Theory)认为,媒介会对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我们并非在清醒意识下学习媒介抛来的信息和价值观。这也是为什么某些广告会形成强大的传播效果,你讨厌“送礼不如脑白金”,却还是记住了它,而且接受了它。

且不说孩子,成年人也已经无法拒绝互联网的强大影响。回到开头所说的迷因理论,互联网正在进行着一次人类进化,病毒营销的视频、段子不断挑逗你的神经,你不由自主地点赞、分享,让它们继续挑逗其他人。

认识到这些,我们也许会对互联网有着进一步的理解。对孩子进行有效的互联网使用引导,也应该成为教育的重要部分。

css.php